资讯分类 INFORMATION
  ·最新公告 (3)
  ·企业新闻 (17)
  ·工程业绩 (40)
·韩国株...
·北京江...
·中国南...
·兰州柴...
·湖南湘...
·中石油...
更多>>

  不是为了爱情

不是为了爱情

◎  贺西泉

点站车门一开,就跳上来位戴眼镜、穿西服、挺帅的小伙子。她冲他点点头,他冲她笑笑。他没去抢座,扶着铁栏看她收钱、找钱、撕票、打眼。她纳闷:他往常不在起点站坐车的。但她没去往深里想。

    车到长阳路,他下车时,飞快地塞给她一方折叠整齐的纸。她忙着招呼刚上车的乘客买票,顺手把纸放在票台上,一丝儿都没有想会有什么秘密,像少男少女那样常在纸上传递的秘密。到终点,她捋一缕飘到眼前的长发,轻轻展开纸片,陡然,心跳脸热,两腮绯红。她慌忙扫视一眼车厢,幸好,同车的姐妹没注意到自己。

    一股热流在心底涌过,隐约间还有点儿说不清楚的得意。她太纯真了,竟没察觉出他对自己这个售票姑娘有这个意思。同伴们羡慕自己有高高的个儿,苗条的身材,秀气的脸盘和会笑的眼睛。他也是冲这些来的?当然是,但肯定不全是。否则,他不会等这么久。有人说越是浅薄的爱情越容易燃烧,烧完就完。真有这份耐心,看来他两年来一直在盯自己的“梢”。

    是跑28路车时,记不确切是什么时候开始发现他的了。他在许昌路上车,几乎天天坐她的车。日子久了,她在哪个门售票他就在那个门上车,主动冲她笑笑,她也报一点头。她只知道他在读大学。后来她做了一段机关工作,再后来调到8路车。一天忽然看到他在车上。他也发现了她,从前门挤到后门,惊喜地说:“啊!你跑到这里来啦!”他一口气告诉她自己毕业了,在长阳路附近一家大厂工作,上班常坐这一路车。他的眼睛亮亮的。

    不久前他局促不安地问她:“你叫李什么?我看你工作……态度挺好!”她忘了说了句什么,但肯定没告诉他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噢,当时,他的眼神是诚实的。她相信他不是那种轻薄的马路求爱者。她使劲地想,但记不起他在车上都看到过自己什么……

    每天带着姑娘特有的温柔和爱心走进车厢。说不明白这是不是自己的天性,也说不明白自己先爱上这份工作,还是先爱上无数计陌生的乘客。上学时她碰上个别售票员骂人,甚至用车门夹人,感到很惊讶,心想要是自己才不会呢。果然干上了这工作,从此心系在车上。天天顶着朦胧的路灯上班,最大的奢望是睡个懒觉。可一到轮休日却觉得空荡荡的,索性又顶着路灯到站上“推屁股”——帮高峰期乘客上车。头一年当上分公司先进个人,第二年冲出黄浦江畔,评上全国67城市优秀售票员,还成为上海市推广普通话积极分子。奇怪的是,自己并不象别人当劳模那么费老劲,反而觉得整天很轻松,很惬意。或许自己把爱撒向人们的时候,从没想到收获什么的缘故吧。

    嘻!这些他怎么能看到呢!那又会是什么?

    在28路上时,有次她招呼一位女青年买票。女青年低着头,眼圈红红的。她关切的问怎么啦,女青年竟伤心的抽泣起来。原来,她和男友上街买结婚用品,忙乱中分别挤上两辆车。她身无分文,想到终点等上男友再补票,可是女售票员不容分说便赶她下车,还把她的东西扔到车外。她随后又上了这辆车。她一看,女青年新买的衣裙和装饰新房的雪白的钙塑板果然泥水斑斑,心里顿时觉得很不是滋味,好象是自己的结婚衣物被弄成了这样。她安慰女青年一番,了解到她到临青路下车,再换90路才到吴淞路家,便掏出三毛钱说:“没带钱会遇麻烦的,这钱拿上坐车用。”女青年拉住她的手哽咽的更厉害,不过眼里闪出的已是感激的泪花。几天后她收到女青年和男友寄来的感谢信和三毛钱。

    去年春天,她在8路车上售票,忽然听到谁喊有人晕倒了。她急忙挤到中间转盘处,有个穿两用衫的姑娘倒在地上,脸色发青,四肢抽搐,嘴里不停地吐白沫。她慌忙单腿跪下,把姑娘的头搂在自己的怀里,不让在车上碰磕。姑娘出气急促,喃喃地叫:“胸闷、胸闷。”她轻轻地给她揉胸,又掏出自己的手绢擦去姑娘嘴上、腮上、脖子上的粘液。几位原先站在边上的乘客,这时也俯下身子帮她,又主动和她一起把姑娘送到眉州医院。不过她忘了,当时“眼镜”在不在场?

    倒不是她爱的火焰就没遇上过冷风。有的“骑士”人物故意不掏出月票让你看,有的女士在你面前摆贵妇人的架子,斜着眼睛说难听的。 她心里会一阵发冷,怎么会有这么冰冷心肠的人!瞬间,一切又云消雾散,该怎么样还怎么样,没人会觉察她曾打过一个寒噤。输出的不一定都要收回来,况且这些人也代表不了所有的人。人们给过她的爱还少吗?至今她珍藏着瓷都景德镇一位采购员的地址,看到那随着汽车颠簸而扭七扭八的字迹,就有股甜意升上心头。不是有朝一日找他买瓷器,不是什么名人手迹,只有她能体味个中爱的交流。是在杨树浦站吧,他背一个包、挎一个包上车,包里“叮叮叮叮”响个不停,慌得他躲开这个让那个。他说来上海联系业务,带的都是景德镇新瓷器样品。她把售票台上的镍币往里扫了一把,说: “同志,包在这里放一放,小心碰着。”他先是一愣,他曾为放东西挨过售票员的训。他放好包,拉开拉链,取出一对细瓷花瓶,直往她手里塞。他说,这对花瓶原准备用来拉关系的。她红着脸硬是谢绝了。他不知如何是好,写下景德镇宇宙瓷厂的地址和自己的名字。她欣然接受了这张独特的“名片”。

    “眼镜”知道这个吗?可是自己并没有做什么,得到的却是真挚的爱心。或许他什么都不知道,就象自己,有时乘客写来表扬信,可是自己怎么也想不起来是哪一次、哪一件事。

……

 

给她的纸条,大意是他明天出差,希望今晚见到她,他想带着美好的心情去异乡他地。

 她赴约了,心咚咚跳。她有男友,却没经过这样的阵势。她坦率真诚地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了他,说:“感谢你!我已有了男友,他也很帅,很爱我!再次谢谢你!”他茫然地望一望她,低下了头。

 再次相见时,他仍低着头,她主动走过去,热情地叫他,他抬起头,感激地朝她笑。她忽然发觉自己的生活中发生过一个美好的故事,自己亲手在故事中鲜亮的奏响了一支圆舞曲:你要爱自己就要爱生活,你要爱生活就要爱工作、爱乘客,爱人就会被人爱。爱是互相交流的。

  文汇报1987年9月30日二版社会大学栏目刊登    有插图

上一页:送不出去的红包
下一页:阿龙,侬好!
 混凝土密封固化剂  |  首页  |  公司简介  |  资讯  |  产品目录   |  订购须知  |  服务与支持  |  联系方式  |
地址:中国北京丰台科技园区富丰路  邮编:  电话:010-63717961  传真:010-68713762  E-mail:sales@clamberchina.com技术支持:新宇先锋
Copyright 北京德诺希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 备案号:京ICP备19058727号-1. 北京德诺希科技发展有限公司,保留所有权利。